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党员风采 >> 详细内容

党员风采

我眼中的父亲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29日 浏览次数: 【字体: 收藏

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我叫史小虎,是史明星的长子。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场合、以这样的方式来表达对父亲的哀思,继承父亲留给我们的遗产。

屈指算来,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半个月了,而父亲临行前那一幕幕感人的场景,却仿佛就在昨天,时时撞击着我的心房。回想起父亲平凡而又坎坷的一生,我真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父亲去世那天,是正月的最后一天。当父亲突然病逝的消息传出,许多人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遍遍地询问、证实,当一切无可置疑,才不得不承认这一残酷的事实。于是,人们纷纷从四面八方涌来。

村里年过八旬的长者秦喜来了,张桂山来了,张山来了。这些历尽沧桑的老者,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站在父亲的遗体前,老泪纵横,失声痛哭:明星啊,你咋这年轻轻地就走了呢!你是咱石梯子沟的天啊!

遵化市新店子镇苗圃场的付殿中来了,人未进门哭声先到:老哥,你咋这么快就走了呀?昨天我们还在电话里商量今春果树苗子的事情呢!付殿中是晚上七点才得知父亲病逝消息的,当场放下手里的活计,打车就往迁安奔,由于修路和道路不熟,半夜十二点才赶到。说起他和父亲的相识,纯属偶然。2002年,一位朋友向父亲推荐遵化一家苗圃场的果树苗,父亲带人去实地考察,没相中朋友推荐的那家,却无意间在路边发现付殿中的苗子又好,价格又便宜,于是两人一拍即合,成了合作伙伴,这一合作就是八九年,当初的合作伙伴逐渐成了彼此信赖的好朋友。被人劝了好半天才止住哭泣的付殿中说:“听说史大哥没了,我一分钟也坐不住了。我就是在天涯海角,也得赶回来看大哥最后一面。”

87岁的奶奶来了。奶奶是亲人中最后一个得知父亲去世消息的。快半夜了,她一个人拄着拐杖、颠着小脚从二叔家摸黑赶了过来。站在儿子的灵前,奶奶轻声数落着儿子:“明星啊,我还在呢,你咋就先走了呢?你把我扔下不管啦?妈以前可从没嫌过你呀!修“围山转”那年,我忙秋摔折了胳膊,你不管我,我知道你忙,让你看我一眼就把你打发走了。你爹没那年,你要带头火化,我二话没说。我平时就不让你兄弟们跟你攀比,我时常劝你媳妇别怨你不顾家,我们都盼着你多干几年,把咱们庄建得更好些,妈还等着你给送终呢,你咋就扔下我先走了呢?

身边大妹的痛哭最让我难受。我知道她早就理解了父亲,她是在用哭声来向父亲忏悔自己当年的不懂事。当年,大妹从唐山化工技校毕业,被分配到当时已经不景气的马兰庄大化,她几次求父亲通过关系给她换一个好一点的单位,可是父亲一直没管。一气之下,大妹辞职去北京打工,并在那边搞了个家在内蒙的对象,父亲当时没说什么,事后却满含内疚地和我说:“你大妹这是和我赌气,要不她不至于嫁得这么远,我这个当爹的有责任啊。”

父亲说这话我是理解的,他当时难受的心情也可想而知。但是他最终也不愿意破了自己那个不为家里和个人私事舍面子的原则。我的工作是父亲的一位莫逆之交主动帮助办理的,没用父亲说一句话。我媳妇至今赋闲在家没有工作,以父亲的为人和社会关系,只要他肯稍微卖卖面子,我想找一份工作应当是不难的。可他就是不愿意去张这个嘴。我三叔前年去唐山做手术,花了好几万块,只因为当时转院缺了一道手续,结果药费不能报销。三叔和他说,他也没空管。在他看来,家里的事能自己消化尽量自己消化。可这些年来,为了村里人找工作、报销药费、解决车辆事故的事,他干了多少呀。在村里人的心中,父亲是他们最大的靠山,不论谁家有难事,都会首先想到父亲。“有啥事,找史明星呀!”成了村里的口头禅。就在他去世的当天,还为村里一位想去戴尔特包装厂上班的人亲自去找了公司的老总郭财。之前几天,为一个村民去九江公司上班,亲自找了九江公司的一位处长朋友。这些年来,经他推荐介绍当大夫、当老师和进工厂上班的人都不知有多少个了。村民史明德媳妇有智障,1994年他本人又得了脑瘤,父亲亲自带他去唐山检查,手术钱不够,父亲亲自组织村民为他捐款,后来老两口相继去世,剩下两个孩子史春中、史春义,高中没考上,父亲亲自去大崔庄高中找校长说情,不仅免了他们的学费,还让他们通过到食堂帮忙减免了饭费,直到两个孩子高中毕业,各自娶妻生子,才算告一段落。村里退休教师史玉贵得了白血病,输了二十多个血,按照规定,只能报两三个规定的血,父亲看他家生活艰难,托人靠脸,亲自说情,最终给报销了绝大部分,给史老师家解了难题。

坐在父亲的灵前,我和母亲、大妹、二妹回忆起父亲所做的这一切,都无比感慨:在父亲的心里,从来都是只有村里人和村里的事,家里人和家里的事一律都得往后放,至于他自己,根本就无足轻重了。

在我记忆中,父亲总是忙碌着,不是在山上忙,就是在村委会里开会、商量事。自打我记事起,我就没见过父亲在乎过吃穿。一年到头,总是那身中山装,当人大代表去唐山开会,评上省劳模去省里领奖,都是那身中山装。前些年母亲曾经给他买了一身西服,他一天也没舍得穿,最后还是给我穿了。这么多年的除夕夜,父亲从来都是住在村委会看家,他说怕万一谁家放爆竹失了火。前年村里果树收归集体所有,秋天晚上看果树,他和年轻人一样,就蜷缩在面包车里过夜,快六十岁的人了,从来就没琢磨过应该注意点自己的身体。母亲说,到病逝那天,他已经悄悄在镇卫生院里输8天液了,最后这天早上没吃饭,原本是要去医院拍片子的,结果因为忙那一大摊子事,竟然给忘了。母亲说,你爹就以为他自己是一架永远都不会停止转动的机器呀,不会轻易出毛病,谁知道,突然就转不动了呢。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很少和我们交流,他留给我们的,都是胜过言传的身教,对着父亲的遗像,我想起了曾经的一幕幕。

记得当年村里盖教学楼,两个多月的时间父亲每天晚上都去工地住,连看家带帮着谋划。工程结束后,建筑公司为了表示感谢,拿了1000元辛苦费送到家里,他狠狠批评人家一顿,让人拿了回去。前些年钢厂扩建,村里建起了不少石灰窑,许多人找他入股,他一律回绝。有家公司想让他帮忙开一家窑厂,给他送来2000元钱,他严词拒绝,那人不甘心,软磨硬泡,父亲一气之下,把钱扬到地上,弄得来人当场下不来台。前些年,有家公司想在我们村山上开一家采石场,找父亲没中,就托人找到我,许以各种优厚条件,让我通融,结果我一提话头,就被父亲断然回绝:“你就不用跟着掺和了,我知道这事,我要答应他们了,以后就没法和村里老少爷们交代了。”由于父亲的人脉和精明,曾经有不少企业想让他加盟,聘他当顾问,都被他一口回绝。我曾经想,以父亲的聪明和人际关系,要是自己办企业,也许早就发财了,可是他对这些似乎想都不想。在他的心里,大家都富了才行。

就在年前的腊月二十六,父亲的隔滦河村的一个朋友来看望他,正好我在家,父亲拿出5万元给那位朋友后,对身边的我交代说,还欠你李叔5万块,争取明年还上。此外还欠安钢窗的1万多、欠安暖气的5000多。我知道这些都是为了响应镇里旅游开发号召、在水库边建竹艺房拉下的饥荒,要不是镇里给些政策补贴,比这还要多呢。当时我也没有在意,谁承想,竟成了父亲最后的遗嘱!现在在我们石梯子沟村,有二三十万元存款的户不在少数,可是我家至今还有不少外债,我五六年前买楼的贷款至今也没能还清。

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我意外地在他的办公桌里发现了几个存折,加起来有五六万元,一看名字,却没有一个是他的,原来都是村里信任他的人让他代为保管的。存折之外,还有几张分家单。看到这一切的时候,父亲的为人,再一次深深触动了我的灵魂:这就是我可敬的父亲!他虽然没有给我留下一分存款,甚至还有外债,但他留给我们的这些精神财富,足够我们享用一生。

为父亲选择墓地的那一幕场景,也时时激荡着我的灵魂,让我难以忘怀。本来,我家的墓地是在后山的。但在商量给父亲打墓时,有人提出,史明星已经不属于他们家了,而是属于整个石梯子沟村,围山转、小水库、桃花节这些标志性的工程和旅游项目,都离不开史明星,没有史明星,就没有今天的石梯子沟村,所以,应当给他另找一块墓地,让他死后也能看到石梯子沟的发展。这个提议当时就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响应,于是水库北面那个背山面水的向阳坡,成了父亲最终的归宿地。我相信,父亲的在天之灵有知,一定会保佑这里的父老乡亲世世代代幸福安康的。

给父亲圆坟那天,天刚亮我们就出发了,可是等我们来到墓地时,现在的村支书张桂文、村长张忠等人已经等候在那里了,我当时就鼻子发酸,父亲的人格让我再一次从心底里感到震撼。

父亲,您虽然离我们远去了,但您却永远地活在了我们儿女的心中,活在了石梯子沟村人民的心中。我们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我们一定会好好做人,认真做事,把家乡建设得更加美好。

爸,我们想你;爸,我们爱你!

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中共迁安市委组织部 地址:迁安市行政办公中心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最佳分辨率1024*768

冀ICP备1002439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