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党员风采 >> 详细内容

党员风采

愿做春蚕吐尽丝

来源:组织一科 发布时间:2007年04月24日 浏览次数: 【字体: 收藏

各位领导、同志们:

我叫陈国军,今年46岁。19767月,我怀着一腔热血,投身于党的教育事业,至今整整三十年了。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以干好事业为人生追求的最高境界,用无限忠诚诠释着教育工作者的本质内涵。

200110月,我接任东周庄完小校长。当时,这所学校的办学条件非常差,下设的5所村小学办学条件更差,安山口小学的教室竟是两间废弃的配电室。在这种情况下,摆在我面前的路只有一条:并校!只有实现规模办学,才能优化教育资源,改善办学条件,提高办学水平。可是并校说着容易,操作起来何等艰难!学生家长嫌孩子上学远不支持,村干部也不主动配合。为了做通大伙的思想工作,我不知磨了多少嘴,跑了多少路,期间,什么样的话我都听过,什么样的气我都受过。有的家长指着我的鼻子问我:“我们孩子这么小,你非得让去好几里地以外的地方上学,出了事你负得了这个责任吗?”面对种种责难与不理解,我也灰心过,但当我想到孩子们渴望读书的眼神,想到自己的职责时,暗暗告诫自己必须圆满完成并校任务!我走村入户做工作,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直到做通为止。终于,经过3年的不懈努力,到2004年下设的5所村小700余名学生全部并入东周庄完小。接着改变校园环境又摆上我的工作日程。我一方面积极争取市教育局、野鸡坨镇的大力支持,解决资金问题,另一方面带领全校教师,牺牲周末、暑假等时间,自己动手建设校园。几年来,我校累计投入资金63余万元,先后建起了26间高标准教室,建起了微机室、实验室和图书阅览室等各种专用教室,打上了水井,修建了围墙,院内进行了硬化、绿化和美化,校容校貌发生了巨大变化。

长期的身心疲惫,使我积劳成疾。2004年底,我连续一个多月感觉身体不适,但由于工作忙脱不开身,一直没去医院检查。2005113日,全镇期末统考时,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住剧烈的腹痛,瘫倒在考场上,同事们急忙把我送进了医院。检查结果令在场的人大吃一惊:原发性肝癌!妻子怕我产生思想负担,隐瞒了我的病情,只告诉我是血管瘤。200523日,我住进了唐山工人医院,医生成功地为我做了肿瘤切除手术,并嘱咐我要定期“检查”。那时,家人异样的眼神或多或少地传递给我一种不祥的信息。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自己的病历,做过两次“检查”的我完全明白了:所谓的“检查”就是化疗!我顿时感到四肢无力。前来探望我的亲戚含着眼泪劝我说:“别再上班了,过几天省心的日子吧。”妻子也说:“在家好好歇歇,我伺侯你!”可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一遍遍地问自己:难道我的人生之路就这样到了尽头?不,我不甘心!与其等死,不如把生命最后的时间献给我心爱的教育事业!我说服了家人,在手术后仅休息了一个多月,便毅然回到了日思夜想、难以割舍的学校。

工作让我忘记了自己是个病人。2005年,河北省要对我市进行普九复查和教育督导评估,学校要做的工作实在太多。我放弃了化疗,和老师们一道,扎实做好各项准备工作。从各种资料的完善,到硬件设施的建设,几乎每件工作我都要亲自过问才放心。有人说我是“工作狂”,干起工作不要命,我只有一笑了之。说实话,术后化疗的痛苦真是让人痛不欲生,每次化疗以后的10来天时间里,药物反应非常强烈,即便喝口水也会呕吐不止。医生反复叮嘱,化疗以后一定要卧床休息。可是我放心不下学校的工作,每次化疗后回家稍作调整就赶紧跑到学校。只有在学校里,我的心才是最踏实的。去年暑假里,学校对42间教室进行了内外装修,新建了200多米围墙,铺设了400多平方米的甬路,制作各种展板78块,栽植苗木1000多株。为了节省资金,好多活都是我和老师们亲自动手去干。30几度的“桑拿天”,教师们挥汗如雨,却没有一个人打“退堂鼓”。高温下连续繁重的劳动,几乎耗尽了我的体力,每次回到家就往炕上一躺,连句话都懒得说了。去年821日,我和张主任一起去昌黎买花苗,为了能够买到价格便宜、品种齐全的花苗,我们在山坡地上绕了一处又一处,经过大半天的讨价还价,总算完成了任务。可是当我们返回学校时,我已经累的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了。学校安装公开栏时,我已经连续发了几天高烧,仍坚持在施工现场,一直干到晚上十二点,最后硬是被同事们送回了家。儿子心疼得直掉泪,非要替我到学校去干活儿,好让我多休息几天。看着孝顺的儿子,我欣慰地笑了,对他说:“你能替我干体力活,还能替我干脑力活吗?学校离不开我呀。”就这样,42天的暑假,我硬是坚持一天也没有休息。辛勤的付出,换来了丰硕的回报。省督导组在检查完我校后,给予了我们高度评价:“虽然没有很优越的办学条件,但学校管理是一流的!”现在,“用正确的思想去引导、用严格的制度去规范、用优美的环境去熏陶”已成为我校鲜明的特色。

有人问我:“是什么支撑着你跟病魔做斗争?”我说:“除了工作,还有那来自各方的关心与支持。”记得我第三次化疗以后刚到家,野鸡坨镇教办赵校长就赶来了,他递给我一个纸包,关切地对我说:“陈校长,听说你的病情后,全镇300多名教师都牵挂着你,这些钱是大家的一点心意。”望着长长的名单,接过那12000元的捐款,我身上顿时涌动着一股暖流。说句实话,我家庭的经济状况不是很好。妻子在家务农,儿子中专毕业后又参了军,家里还有一个患病的老父亲,一家几口人全靠我一人的工资。住院时,家里只有不到1000块钱,其余的钱都是跟亲戚朋友借来的。在这节骨眼儿上,广大教师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我能够感觉得到这钱的份量有多重!我含着泪对赵校长说:谢谢大家!我无以回报,只有好好工作,以更大的成绩报答大家!学校老师们对我工作上的大力支持更是让我感动不已。铺甬路时,有的老师手上打了血泡,有的老师还累得吐了血,可他们都一声不吭坚持干了下来;学校里所有生孩子的女教师没有一位休足产假,有的休两个月,有的休三个月,便扔下孩子来校上班,不讲任何代价。还有我的几百名学生,无论是盛夏,还是寒冬,到校后不用老师说,总是先跑到卫生区用小手拣拾垃圾、杂物……这一切都深深地感染着我,激励着我,我为有这样一支敢于吃苦、乐于奉献的师生队伍而感到骄傲和自豪!

去年暑假,组织上为照顾我身体,打算让我回家休养,我对领导说:只要还有一口气,我绝不会离开学校,离开我的学生!人生能有几次搏?在有限的生命里能为家乡的父老多干一点事,能为自己热爱的教育事业贡献一点微薄之力,我死而无憾!

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中共迁安市委组织部 地址:迁安市行政办公中心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最佳分辨率1024*768

冀ICP备10024392号-1